这些存在上百年的股票,表现怎么样?

资讯 2021-02-16 来访:10人

一家公司的生存时间越长,陷入困境的可能性就越大。

成为百年企业并非易事,尤其是对于上市公司而言。

这些存在上百年的股票,表现怎么样? (https://www.caibaibai.com/) 资讯 第1张

虽然100年来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的年回报率超过10%,但许多公司要么被买卖,要么以破产或其他方式淡出人们的视线。 例如,1906年上市的西尔斯控股公司(SHLDQ)于2018年申请破产,1908年成立的通用汽车公司(GM)则于2009年申请了破产保护。虽然缩水后的通用汽车卷土重来,西尔斯作为顶级零售商的风光日子已俨然成为老黄历。

计算一个世纪以来的回报率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 我们翻阅旧报纸寻找股价、拆股和分红记录,这是决定股票表现的因素。 下文计算出的结果应被视为近似值,但已经足以准确地讲述自《巴伦周刊》于1921年成立以来,美国经济史上举足轻重的四家公司的故事:

20世纪的商业巨头,21世纪的“落伍者”:美国钢铁(X); 前身为菲利普·莫里斯公司(Philip Morris)的奥驰亚集团(MO),目前正处于业务萎缩的困境中; 拒绝让位于高速公路和卡车的铁路巨头联合太平洋公司(UNP); 以及通用电气(GE),这家公司提醒我们,一家(甚至是由托马斯·爱迪生共同创立的)公司的生存时间越长,陷入困境的可能性就越大。

一、美国钢铁公司,年回报率:5%

美国钢铁公司虽曾贵为行业巨头,但它和其它大部分美国制造业企业一样都在走下坡路。

该公司成立于20世纪初,当时钢铁是新兴产业,其产能也在不断扩张——从1892年的年产量约500万吨,到1921年的年产量约4000万吨,这使美国钢铁成为当时美国最著名的公司之一。

也有人批评它。 1926年,《巴伦周刊》的创始编辑克拉伦斯·W·巴伦(Clarence W. Barron)抱怨说:“钢铁公司对除普通股股东以外的利益相关者都不关心”,并呼吁美国钢铁进行特别分红。

在随后几十年中,它因美国钢铁制造商的衰败而走向下坡路。 美国钢铁公司在1929年达到每股约260美元的峰值,直到2007年后前复权价格才回到这个价格。在过去15年中,它每年价格平均下跌4.3%。 美国钢铁现在甚至不是美国最大的钢铁生产商,而是纽柯钢铁(Nucor,NUE),它得益于早期转向电弧炉而获利——电弧炉的生产成本低于长期主导该行业的巨型高炉。

二、通用电气,年回报率:9%

通用电气成立于1892年,其于1920年底成为了一家发电站。美国发展需要电力,通用电气则为其提供电力。 《巴伦周刊》在1926年写道,它的“实力和成功是理所当然的”。

多年以来,通用电气将其业务扩展到喷气发动机、医疗保健及设备上。 该公司在整个20世纪蓬勃发展。 但是,它在1990年代向金融领域转移的福音,在21世纪变成了噩梦。 通用电气在2015年收购阿尔斯通(Alstom,ALO)旗下的电力和电网业务受到重击——阿尔斯通由于押注高污染的煤电,目前在世界许多地方都不受欢迎。

过去五年通用电气的股票平均每年下跌约15%。尽管如此 ,除煤炭以外的其他发电仍是一大笔生意。 也就是说,通用电气在2021年仍然能够在行业中占据一席之地。

三、联合太平洋铁路公司,年回报率:11%

铁路行业过去每年要运送数百万人次,而现在只是过去自己的“影子”罢了。 但这并没有阻止联合太平洋铁路的股票在过去100年间跑赢道琼斯指数。

20世纪初,美国大约有20万英里的铁轨。1923年,《巴伦周刊》赞扬了联合太平洋铁路“运输系统的效率大大提高”。

现如今,通过飞机或汽车更容易完成旅行,而卡车已成为从一个州到另一个州运输货物的必然之选。 可是,高速公路并没有彻底颠覆铁路,但它让铁路摇身一变,成为低成本运输系统。 铁路行业在1980年放松管制后,也获得了巨大的推动。 在过去40年中,联合太平洋的股票年化收益率约为12%,与道琼斯指数增速相持平。

显而易见,想自己修铁路可不容易。

四、奥驰亚,年回报率:15%

奥驰亚于1847年以“菲利普·莫里斯”的名字起家,从1924年创立万宝路香烟时开始名声大噪。 万宝路最初的目标群体为女性——其香烟上甚至有“温馨提示”,旨在防止女士抽烟时弄脏口红。 1930年3月《巴伦周刊》报道说,新产品投入了“巨额广告费用”导致“收入锐减”,但是最终该品牌获得了巨大的成功。

到1985年,香烟制造商因出售会导致癌症的产品而成为消费者抗议的目标。 菲利普·莫里斯公司在2008年被一分为二——奥驰亚保留了标志性的“MO”代码并服务于美国市场,菲利普·莫里斯国际则专注于世界其他地区。 两者现在都在寻求健康香烟的增长点。

在过去五年中,奥驰亚的股票每年平均下跌了1.1%,而菲利普·莫里斯国际则上涨了3.6%。 同期,道琼斯指数的回报率约为15%。

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:巴伦周刊(ID:barronschina),作者:《巴伦周刊》撰稿人阿尔·鲁特,雅各布·索恩塞恩(Kenneth G. Pringle对本文亦有贡献),翻译:李昌浩,编辑:彭韧

THE END

本文发表在: 财百百 本文链接: https://www.caibaibai.com/zixun/194.html

声明: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,如若标记有误,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!
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