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CN抢滩校招,大学生当网红变容易了吗?

资讯 2021-04-09 来访:22人

“刚毕业去做艺人,毕业一年做博主,毕业三年当艺考老师。”

近五年来,短视频、直播平台的迅速崛起吸引了一大波在读大学生。拥有艺术类专业院校背景的博主通常以颜值,外加音乐或舞蹈的才艺获得更多关注。

不过,这种相对单一的组合方式,正在逐渐走向失效。

卡思数据《2020抖音KOL生态研究》报告显示,增粉最快的TOP500账号中,颜值、音乐、情感、美妆、舞蹈类都在下滑,因为赛道本身拥挤,并且内容缺乏创新。也就是说,艺术生不仅仅需要“有颜”,还需要有复合的竞争力,比如颜值+剧情、颜值+美食。
MCN抢滩校招,大学生当网红变容易了吗? (https://www.caibaibai.com/) 资讯 第1张

图片来源:卡思数据《2020抖音KOL生态研究》

小畅曾就读于南京艺术学院。2020年毕业之后,小畅延续了在大学中的副业,成为一名全职美妆博主。据小畅观察,身边不少同龄人误以为长得好看就可以做博主,“学艺术的人搞钱欲望很强。虽然有剧组或者拍摄经历,但这不是真正的职场。(对做博主)判断不是很准确,就很容易走弯路。”

CBNData消费站(以下简称C站)浏览上海、南京多所高校春季招聘信息发现,MCN不仅招聘艺术类毕业生。综合类高校的毕业生越来越被青睐,成为“素人博主”的理想候选人。

在上海大学,MCN蕃茄蛋就释出了多达30位美妆博主的招聘HC。这家上海MCN的校招时长达到2-3个月,跨越成都、上海、广州三地。像蕃茄蛋这样跨城校招的MCN还有北京的青藤文化。青藤文化接受了B站的1000万元投资,并在B站2月MCN榜单中位列第一。

MCN,开始从上游筛选人才。他们不只是想网罗高颜值的达人,而是在寻求综合素质更强的内容创作者。     

“加入这家MCN后,平台的不断下沉让我选择离开”

在南京当地,南京头条、最美妆、西西里传媒是三家比较有名的MCN。

南京头条创立于2011年,靠本地生活资讯起家,旗下有南京头条、南京美食等账号,在短视频领域拥有抖音粉丝近3300万的达人猴哥说车;西西里传媒成立于2014年,旗下达人包括悦悦的宇宙、柯北大测评;最年轻的最美妆在2017年成立,旗下美妆达人叶公子已成为全网头部红人。

MCN抢滩校招,大学生当网红变容易了吗? (https://www.caibaibai.com/) 资讯 第2张

距离毕业还有1个月时,小畅签约了其中一家MCN。

从高中起,小畅就在社交媒体上分享自己的生活。到了大学,小畅对美妆产品的兴趣更为浓厚,喜欢买也喜欢研究,顺理成章做了一名美妆博主。签约当时那家MCN的原因很简单,因为对方很真诚,“他们两年间找过我四五次,我觉得老板可能比较欣赏我。临近毕业找工作,我的想法就是要找一个欣赏我、了解我的老板。”

小畅的学姐梓宸是南京艺术学院2019届毕业生,她发现如今朋友圈里1/3的好友都这三家MCN工作。

CBNData消费站曾与最美妆有过短暂交流。这家公司的工作人员告诉C站, “现在大家(南京当地MCN)都看这两所学校(南艺、南广)的学生,我们公司也有很多人来自南艺。”

梓宸向C站证实了这一点,“南艺简直就是为他们这几家MCN孵化人才。”

严格意义上讲,小畅不算是通过校招路径加入,并不是素人。作为应届毕业生,他已经有了一定的内容创作经验,形成了自己的风格。这一定程度上为他后来的离开留下了伏笔。

小畅在这家MCN待了半年左右。在与C站的交流中,小畅并没有抱怨任何同事或者具体某一个细节,促使他离开的根本原因是平台的快速变化。

这家MCN主营抖音,而小畅此前的主营阵地是微博,“抖音节奏比较快,针对的用户群体相对来说比较下沉,跟我的人设和风格不是特别匹配。”

刚做全职博主时,小畅为抖音拍摄的美妆内容相对比较常规,还在他的接受范围内。超出预期的是,仅仅过去两到三个月,平台就变得更加下沉。小畅所在的MCN为了适应平台的变化,重新规划了博主的发展。但它针对小畅做的调整,让他本人不太能接受。

挣扎了3个月,小畅选择离开,“算是及时止损。”

MCN发展到了一定阶段,需要自己培养人才

在蕃茄蛋MCN联合创始人罗锴看来,在所有平台中,抖音的生态变化的确是最快的。

从2019年创立以来,蕃茄蛋以B站为主阵地,今年拓展到了小红书,顺带发着视频号,始终没有涉足抖音,“倒不是平台不好,就是入场晚了,再加上平台本身变数也很大。对我们这样的团队来说,很难作为后来者有所起色,(不做抖音)这是一个预判。”

目前蕃茄蛋MCN有强合作关系(团队参与选题、创作、运营)的up主有50-60位,加上其他一些商务合作up主,合作达人数量超过了100名。今年年初,蕃茄蛋蕃茄蛋甚至还在广州并购了一家同样主营B站的MCN。
MCN抢滩校招,大学生当网红变容易了吗? (https://www.caibaibai.com/) 资讯 第3张

蕃茄蛋MCN旗下部分up主

根据蕃茄蛋的规划,这一批招聘结束后,将由广州公司主要负责美妆达人的孵化。

签约成熟达人和孵化素人,是两条完全不同的路径。开启校招,从上游去挖掘人才,需要MCN付出更多的人力和财力,同时接受更低的成功率。

不远千里从北京来到上海做校招的青藤文化,曾在去年12月接受《新商业情报NBT》采访时曾提到,刚开始公司主要物色B站已有的up主签约,但B站创作者独立意识非常强烈,社区一度对签约MCN的抵触感很强,这种抵触从近两年开始才逐渐减弱,而成长起来的up主后续解约的概率更高。

根据青藤文化的经验,素人B站账号的孵化成功率大概在5%。公司测试的基准线是投入10万流量成本,素人账号需要在3个月内达到10万粉丝,才算是孵化成功。
MCN抢滩校招,大学生当网红变容易了吗? (https://www.caibaibai.com/) 资讯 第4张

青藤文化在上海师范大学招聘博主

3个月,几乎是MCN行业公认的孵化周期——多家MCN都曾向C站证实了这点。

罗锴同样认为时间限度是3个月,至于粉丝数需要达到多少,取决于up主做哪个分区,“不同分区用户基数本来不同,不能一概而论。”

从在平台物色已有up主,到从零开始孵化素人,罗锴认为这是因为MCN发展到了不同阶段,“现在我们已经能够证明团队能把这件事做好,而且有了方法论,当然希望有更大的基盘去筛选好的苗子。”

今年蕃茄蛋的校招招聘分为三类,一是最主要的博主,二是剪辑,三是管培生。
MCN抢滩校招,大学生当网红变容易了吗? (https://www.caibaibai.com/) 资讯 第5张

蕃茄蛋在上海大学招聘美妆时尚博主,招聘人数为30人

在创业初期,蕃茄蛋主要招聘有经验的“熟手”,但后来发现相关人才还是很稀缺,比如广告公司出身的剪辑,其实并不一定适应B站中长视频的剪辑节奏和风格,“上海本身不是一个娱乐文化非常发达的地方,我们觉得还是有必要去培养一批符合我们需求的人才。”

颜值,不再是红人最重要的衡量标准

毕业不到一年,小畅同学们的去向分为三类:一类签了经纪公司,往艺人方向发展;一类没想好做什么,接一些通告拍摄的兼职;另一类像小畅一样,做了博主。

毕业近两年的梓宸,身边同学的选择已经出现了明显的变化,一部分人去了MCN,还有很多人做起艺考老师。对于艺术院校的毕业生来说,这是最后的退路。它跟当初的梦想无关,但比起千军万马过独木桥的娱乐圈和竞争激烈的红人行业,反而是一份最为稳妥安定的工作。

离开当初那家MCN后,小畅继续着博主事业,新签了公司。这家新公司的负责人更懂美妆,旗下美妆红人的内容风格与小畅类似,主营阵地也是小畅习惯的微博和小红书。

但红人与娱乐圈,依旧存在鸿沟。在小畅看来,就算已经成为一名知名博主,大家在同学聚会上还是会羡慕一个三流的演员,“进入娱乐圈是鄙视链的顶层,现在也是如此。”

小畅乐于接受自己的博主身份。他进入大学的2016年,也是短视频行业起飞的时间——抖音创立于2016年9月。小畅身边的同龄人,比小畅受到了更大的冲击和影响,“我不知道如何形容这种感觉,很多人似乎不是很理智。他们觉得这一行赚钱很容易、没难度,长得漂亮好看就可以。”

MCN更加青睐什么学校的博主?

罗锴认为,这个问题的答案取决于主营内容和平台。如果选择抖音,整个平台的展示机制中,最核心的要素是化学反应和视觉冲击,“从这个角度来说,当然是从艺术类院校更容易找到外形、气质上符合他们平台方向的博主。产品机制影响到上游的变化。”

罗锴告诉C站,对于蕃茄蛋而言,长相不是面试最终考核的方向,最多是个加分项,“从人的角度来说,想在B站做好博主,有颜、有趣、有才,三个支点满足两个就很好,颜值不是必备的。”

从事MCN创业近两年,罗锴感受到最大的变化是年轻人的选择,“以前觉得4A广告公司很酷,现在觉得做一名博主会让他们眼睛放光。年轻人对职业的认知产生了变化。”

比起博主,罗锴更愿意把他们定义为“内容创作者”。

罗锴解释,如果想在B站做一名优秀的内容创造者,需要为用户提供服务和价值,自身需要不断输入与输出,“从某种意义上而言,是不是专业艺术高校的毕业生不是很重要,但如果有相应的专业知识、或是至少对某一个领域抱有好奇心,愿意去钻研和输入,这才是最重要的。”

越来越多的95后、00后涌入红人经济领域。在感慨后浪汹涌的同时,年轻一代的心智是否成熟、能否抵抗高压和相对不可控的网络舆情,同样值得大众关注。

与此同时,越来越多的名校学生做起了博主、up主。他们的学历光环是一种无形资本,是出圈和跨界的附加值,也是粉丝用来“炫耀”的资本。

B站百大UP主老番茄,毕业于复旦大学金融系;美妆头部红人小猪姐姐,毕业于中国美术学院油画系;美食领域头部账号曼食慢语,毕业于北京大学药学专业;因为《脱口秀大会》迅速走红的李雪琴,同样是北京大学毕业生;与库克对话的何同学,就读于北京邮电大学。

往前几年,当网红被视为某种轻松、不务正业的选择。如今,当代年轻人做网红的门槛越来越低,大众接纳度越来越高,但红人领域再也不是以颜值为唯一衡量标准的产业。

做一名内容创作者,看起来入行门槛很低。越往后,考验的越是创作者本人的知识储备和视野。

“一个比较好的大学本科或是研究生毕业,当然会占优势。当有了基础的对世界、社会、知识的认知能力,才可能证明你能够去持续的输入输出。”罗锴说道。

培养一名网红不易,培养一名生命周期长的网红更难。

*应采访对象要求,梓宸、小畅为化名

THE END

本文发表在: 财百百 本文链接: https://www.caibaibai.com/zixun/1010.html

声明: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,如若标记有误,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!
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