制造业老板的抖音逆袭:3个月涨粉200万,还要打造更多工厂网红

故事 2021-05-09 来访:142人

张宏伟的日子越过越忙了。

每一天,他几乎都能接到粉丝打来的电话,还有人驱车上百公里专程来拜访他的工厂。土鸡挤满了他工厂后院的鸡笼——这都是客人带来的礼物。

去年,因为拍摄“制造业老板的日常”系列短视频,张宏伟在抖音上火了。他的账号名就是自己的公司名:中山戈雅光电,简介写着:“记录一个小工厂老板真实的日常工作与生活。”

视频中的他大部分时间梳着油头,穿深色polo衫和休闲裤,一副典型的广东老板打扮,拍摄内容都取材自生活现场:在工厂车间、会议室、办公室里,他为了员工的舒适而重新订制工服,为他们的宿舍添床,但在犯错时也严词责备。

他拍摄的真实工厂生活很快吸引了大量关注者,无论是普工还是老板,都在他的抖音里找到一些共鸣。现在,这个账号粉丝接近400万。

在抖音海量的百万级博主里,张宏伟的粉丝数量可能不算出众。但在广东的工厂老板眼里,他却是极为特别的一个——因疫情而遭遇生意困境的工厂老板们,突然意识到了自身企业的脆弱,他们急于拥抱新媒体,都想做下一个张宏伟。

而如何把自己的流量变现,如何将想做抖音号的工厂老板们集合起来,也成了张宏伟最近思考的新问题。

成名

中山市古镇镇,灰白的工业楼连成一片。

这个名字有些拗口的小镇位于中山市西北部,面积不到50平方公里,却输出了全国灯饰市场70%的产品,出口到全世界,被誉为“中国灯饰之都”。这里共有3.8万家灯饰企业,张宏伟的戈雅光电就是其中之一。

制造业老板的抖音逆袭:3个月涨粉200万,还要打造更多工厂网红 (https://www.caibaibai.com/) 故事 第1张

戈雅光电厂房  拍摄:徐诗琪

张宏伟出生在河南信阳,父母以卖水果为生。没有大学文凭的他刚进入社会时,做过搬货、发传单、销售这些杂活,直到2005年,拿着家里仅有的3万块钱和向亲朋借来的几万元,他跟随一位亲戚来到了中山,开始合办工厂。

在广东一待就是16年。这期间,他离开了与亲戚合办的工厂,自立门户成立了戈雅光电,厂房面积随着他的生意规模一路扩张。

戈雅光电生产户外景观灯具,例如大型的灯树、灯花,用于市政工程、酒店和大型商场等项目。在这一单品领域,张宏伟说“我们已经做到了天花板”,属于业内头部。公司来自海内外的订单比例大约是1:1。
制造业老板的抖音逆袭:3个月涨粉200万,还要打造更多工厂网红 (https://www.caibaibai.com/) 故事 第2张

戈雅光电的户外灯饰产品  拍摄:徐诗琪

这一行淡旺季明显,订单都集中在年底。相较于做室内灯饰的厂家,他的生意并没有受到太大影响。装修工程停滞,房地产政策收紧,多重因素下,室内灯饰厂受损伤更重,张宏伟估算,去年“我们这行有一半的企业要死。”

至于为什么玩起了抖音,张宏伟的说法倒也很坦率:一是因为跟风,二是想红。

“老板们以前坐在一起就问你今年赚了多少钱,现在都问:你抖音有多少粉丝?我插不上嘴啊。”再加上自己奋斗多年也算小有成就,还有些表现欲,希望能被更多人看见,于是,拍短视频在去年6月被他列上日程。

最初,一位做传媒工作的老朋友和他一起试水:“之前他本来就是在给别的厂做抖音,拍东西还用上航拍、滑轨车什么的,用的全都是演员。我说我们就简单点用手机拍,行就行,不行就拉倒。”

两人共同策划出了第一个用手机拍摄的视频,内容很简单:早晨七点半,张宏伟站在工厂门口抽查员工迟到,员工们迟到、站着吃早餐的画面被真实记录下来。评论里有人称赞他关注管理细节,也有批评他“你不相信员工”的。

这就是后来大受欢迎的“制造业老板的日常”系列。这个系列共同的特点是:从小事切入,拍争议话题,评论总是好坏掺半,引起网友们的争论。

类似的主题还有00后员工不服管、前员工创业要借钱、员工拿了奖金被迫请客等等。

这个简陋的两人摄制小组,保持着每天至少一更的更新节奏,完全通过实践来精进创作技巧。简单来说,就是看见什么拍什么。

张宏伟后来才总结出,他的内容分成三类:一是热点,例如原材料涨价对工厂的影响;二是实拍,每天在工厂里发现有看点的内容即时记录;三是演绎,将过去发生过的事再重现一遍,但这类内容极少。

许多成熟的“抖快”大V都会准备剧本,以保持更新,但张宏伟不这么做。

“你看看”,他伸手指向厂区,“工厂是每一天都有事发生的,不可能没事的,你去观察,把它拍出来不就好了。”转过头又补充道:“你看我们俩坐在这采访,拍下来的素材够我发三天了。”

他清晰地记得,自己从6月9号发布第一条视频开始,到3个月后的9月20号,账号粉丝就涨到了200万。

工厂老板们,联合起来?

合伙人举着手机紧跟在张宏伟身后,迎上了刚刚抵达戈雅光电工厂的两位粉丝。

他们开了两小时的车从佛山赶到这里,打开后备箱,里面是用纸箱装着的走地鸡,“一点心意”,其中一位粉丝笑着说。张宏伟上前寒暄了几句,随后抱着纸箱走向后院,鸡扑腾进了笼子。
制造业老板的抖音逆袭:3个月涨粉200万,还要打造更多工厂网红 (https://www.caibaibai.com/) 故事 第3张

粉丝来访,张宏伟抱着他们送的土鸡  拍摄:徐诗琪

很快,另一波人也赶到了,他们从更远的东莞赶来。张宏伟的功夫茶桌前挤满了人,老板们在互相派发中华香烟。

这样的场景每个星期都在发生。走红以后,还有人找张宏伟带货,请他吃饭、找他站台、邀请他分享经验。

他的第一感受是,“有很多很多的诱惑,但我还需要沉淀。”因此他也拒绝了很多邀请。

张宏伟最早尝试的变现方式很保守,就是向粉丝卖工厂的灯具产品。

然而大型灯具并不好卖,它们的高度动辄两三米。张宏伟把产品挂在抖音橱窗内,的确有粉丝购买,不过,产品本身是耐用品而不是消耗品,粉丝只购买单件,复购率很低。而且灯具的包装与快递费用非常高,如果有退换货,公司可能还得倒贴。

“做过几次我就放弃了,产品放在那里就当是做企业宣传。”张宏伟说。

后来,张宏伟换了种方式:在直播间卖书。这是为了测试粉丝粘性,看自己的个人魅力是否足够吸引粉丝买单。下一步,他才能在直播间带货其他产品。

这是他最近的商业策略:一方面,孵化个人账号,与目前的企业账号分离,尝试转型做带货网红,这能降低企业的经营风险;另一方面,将自己的网红经验赋能出去,成立一个工厂老板MCN,孵化更多和自己一样有性格有人设的工厂老板抖音账号。

“今年我会把利润下放给管理层,调动他们的积极性来换取我的时间和精力,专心做抖音。”张宏伟的传媒公司已经在注册中,他的计划里,这个MCN初期将包含20人以内的“工厂老板”达人,如果顺利,收入将来自于公司向他们收取的账号运营费用和带货抽佣。

“张总是广东境内比较早做出成绩来的。”功夫茶桌前的一位来访者说,“去年11月,我们公司账号有30多万的粉丝,张总的粉丝是200多万,后来还一直涨,但我的就涨不上去。”这位粉丝经营着餐饮加盟培训的生意,分店遍布全国,规模比戈雅光电要大,但他的抖音号却难有起色。

另一位从事机械行业的粉丝则说:“我敢说东莞深圳70%的切割机器都是我们的。”但他也想用抖音寻找新商机。

张宏伟拿起功夫茶桌上一份早已备好的A4纸,“不要被企业绑住,来跟我一起做达人号吧。”

A4纸被大家拿在手中传阅,老板们似乎确有意向。

中山的烦恼

张宏伟并不是个例。抖音上还有一个爆红的工厂老板,账号叫“霞湖世家”。这是一家中山的服装工厂,老板父子出镜拍视频火了以后,还专门雇了一个直播团队,每天从早到晚直播销售自家生产的衣服,在变现能力上比张宏伟要好一些。

中山率先于其他城市催生出了一批制造业网红,或许与这座城市身处的尴尬境地有关——中山正处在不得不转型的节点。

普华永道2020年发布的城市报告称,中山以灯饰为代表的传统行业有优势,产业链上下游配套齐全,但在数字化时代面临着优化升级的压力。从产业占比看,该市的第二产业占比50%,显著高于广东省整体水平,这意味着该市仍以工业为主导,发展较滞后。

中山市统计局数据显示,该市GDP自2017年有较大滑落,从2017年的3430亿元滑落至2019年的3101亿元,三年下滑10%。在广东省整体GDP领先全国的背景下,这样的表现被评价为“失位又失速”、“从辉煌到平庸”。直到2020年,中山GDP增速转正,达到3152亿元,但也没有恢复到四年前的水平。

2019年,中山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工业增加值下跌了2%,分行业看,这里有优势的服装业增加值下降了11.5%,计算机和其他电子设备制造业下跌了11.9%。这意味中山最重要的第二产业——工业仍陷在低端加工的泥潭,创新能力不强,不仅没有产业升级,甚至还在倒退。

另一方面,如果疫情前电商的力量还没有凸显,那么疫情的洗牌,就给古镇灯饰企业带来了新的变革机会。根据证券时报2020年12月报道,古镇以出口和线下为主的灯饰企业在疫情中遭到重创,行业洗牌之下,在拼多多等电商平台尝试出口转内销的企业尝到了甜头,业绩不降反升。

张宏伟的经历映射了中山小工厂主普遍面临的烦恼:环保政策收紧,原先粗放式的制造方式正面临淘汰,而大部分老板并没有快速升级的资金;员工的社保费用对企业负担大,交完社保工资数字少了,看重到手工资的普工流失率会更高;电商带来了销售渠道的冲击,上门拜访、参加展会、电话营销的方式,影响力已经远不及直播带货。
制造业老板的抖音逆袭:3个月涨粉200万,还要打造更多工厂网红 (https://www.caibaibai.com/) 故事 第4张

打磨区车间,工人们正在工作 拍摄:徐诗琪

直播只是变化的开始,如果抖快之后还有新的大流量平台,张宏伟说,“我肯定也会马上去尝试的。”

现在,张宏伟几乎每天都开直播,卖的商品涵盖剃须刀、墨镜等主要面向男性的小商品。收益不多,一个晚上下来交易额在万元左右。

从工厂老板到网红,他已经适应了身份转变。偶尔会有困扰,比如他不能再像以前一样举止随性,否则被路人拍下就会影响形象,还有网友们留给他的恶评,他也做不到平静以待。

不过,这些困扰在成名和利益面前,算不上什么。

“后悔?那我肯定不后悔。都是商人,商人就是为了挣钱,能挣到钱,有什么好后悔的。”张宏伟说。

THE END

本文发表在: 财百百 本文链接: https://www.caibaibai.com/gushi/1154.html

声明: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,如若标记有误,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!

发表评论